久违的:虾公豆里

2019年11月12日 评论 810
余干帝国

本人天性好静。所以,很少光顾商店、菜场。

昨天,因老伴要买很多菜,让我帮力;只好违心地去菜场凑热闹。

久违的:虾公豆里

菜场里,那你呼我应,不堪入耳的噪音,那摩肩接踵,人头攒动的情景,都令我好生郁闷,内心也为此行懊恼不已。

不经意间,一幅图象突然映入了我的眼帘,让我冷漠着的心陡然升起了波澜!原来,在路旁一个冷落的角落里,一个老妇蹲在地下,守着半篮自家生产的蔬菜——皮荚青紫的“扁豆”。

尽管,没引起上海四邻的兴趣,无人问津。可却让我激动不已。

这不是我久违的家乡“虾公豆里”吗?

“虾公豆里”好熟悉的名词!它随同我那炙热的乡思乡情一起涌上了我的心头......

那是六十多年前的往事。

那时,我父亲正支撑着病体,担负着一个八口之家的全部开销。20几元的月薪,入不敷出。他只好想方设法开源节流。

其中,一个重要的举措,就是带着我们开荒种地。在周家桥祖居地上种菜种豆,就是我们的一项重要的农务实践。我记得,每年下半年种得最多的是“虾公豆里”。

尽管,它吃味平平;但产量高,种下几棵,一家人又当饭又当菜地,可以打发整下半年时光。

它的另一特点是:管理便当。种入土后,任它自生自长,无需认真打理。加上,我家菜园东头,与隔壁紧邻处,种有一排桐梓树。豆蔓长高后,沿着树干、树梢往上爬,省却了搭棚搭架的麻烦。

可这也有问题。豆蔓长得兴起,就不问你我 “嗖嗖”地也直往隔壁家的毛竹丛里窜。

父亲生性忠厚,怕叨扰人家,从不让我们去隔壁采摘。

我们愤愤不平,老抱怨,说:他们凭什么不劳而获,吃我们种的东西?父亲总是笑着说:你们小孩家懂什么?天公造物,见者有份。自古道:邻里好,一只宝。这豆蔓他家,结的也是一种缘分。

我们听不明白他所津津乐道的道理,只好作罢,眼睁睁看着“豆落别家” ......

就这样,年复一年,这种既爱又恼“豆荚”情节,一直陪伴着我的烂漫童真和青葱少年。随着我外出求知,和其后的职场打拼,一晃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它也渐渐淡出并被彻底遗忘了。

如今,故物乍现,能不让我惊喜?!我不顾老伴的诧异,连忙弯腰买下几斤。

然后,以他人无法理喻的激动,提着这久违的“虾公豆里”喜滋滋地回家了。

作者:文磊,2019-11-12于上海浦东新区

  • 微信赞赏
  • 使用微信扫一扫打赏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关注余干帝国公众号
  • weinxin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