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违的:虾公豆里 余干文艺

久违的:虾公豆里

本人天性好静。所以,很少光顾商店、菜场。 昨天,因老伴要买很多菜,让我帮力;只好违心地去菜场凑热闹。 菜场里,那你呼我应,不堪入耳的噪音,那摩肩接踵,人头攒动的情景,都令我好生郁闷,内心也为此行懊恼不...
阅读全文
停止,过阴 - 文磊 余干文艺

停止,过阴 – 文磊

1949年5月,国军张皇撤退,解放军的铁流开入了干越古城。阴县长一行的马蹄声碎,震醒了这个千年古邑。我们的家乡像一位慵睡了千年的美人一样,抬起了惺忪的睡眼,来迎接现代文明的触摸。 遗憾的是:新的当权者...
阅读全文
年迈的“医闹”- 文磊 余干文艺

年迈的“医闹”- 文磊

老伴今年七十有二,平素里十分注意锻炼和养生,不仅坚持每天做一个多小时的古怪体操,对手机微信中的每一个“养生信息”都奉若神明。 她身上载有良好的遗传基因,兄妹三人虽都年逾古稀,却都满头黑发。这使她们格外...
阅读全文
当汽车头一次驶入故乡 余干文艺

当汽车头一次驶入故乡

(一) 1956年9月的某日傍晚,我表姐来家串门。“哈姑”还没进屋,她就大着嗓门呼唤着我妈。 “欸,是桂花吧,你样有闲来戏下?”妈赶忙从内屋走来堂前,一边招呼我从暖壶里给她筛杯冷菜;一边递过长凳,俩人...
阅读全文
我还是爱家乡的“生糖饼”– 文磊 余干文艺

我还是爱家乡的“生糖饼”– 文磊

近日,邮递员频频敲门。孩子们在节日里不曾忘了爱吃月饼的老爸。纷纷购来各种新潮月饼。有上海的美式朱古力月饼,有广州寄来的日式“冰皮”芥末月饼。 这些洋玩意儿包装华丽,造型独特,而风味迥异于我们传统的月饼...
阅读全文
街政府的锣鼓响了 - 文磊 余干文艺

街政府的锣鼓响了 – 文磊

(一) 1990年秋天的某日,在伦敦飞往北京的BS5121航班上。 经过近十个小时的飞行,旅客们大都十分疲惫了。他们中,有些歪靠在邻座的肩膀上,发出呼呼的鼾声。有些则蒙上黑眼罩,仰靠在软座席上,有一阵...
阅读全文
庐山行 - 文磊 余干文艺

庐山行 – 文磊

一、夙愿 故乡在鄱阳湖的南岸,与庐山仅一湖之隔。听父辈们讲:以前,每当秋高气爽的晴好日子,庐山的朦胧身影就会出现在北边的天际。 可我认识庐山,却是通过李白的“日照香炉生紫烟,遥望瀑布挂前川”及苏轼的“...
阅读全文
上梁 - 吴桂英 余干文艺

上梁 – 吴桂英

四月的阳光开始有些炙热了,叶汉明挑着箩担行走在铺满泥渣的路上,不一会便觉身上有些燥热。箩担沉甸甸的,他不知道老伴在箩担里面装了些什么。 箩担盖子上面,一头装着一块喜匾,一头装着睁大眼睛四处惊恐张望的大...
阅读全文
瘴气 - 童年 余干文艺

瘴气 – 童年

轻风细雨落入湖,燕语蝉鸣帘外中。我家井沿枣子树,枝叶散落淡墨愁。 连绵不断的雨似乎惊吓了四处觅食的鸟儿,鸟儿或在雨中急飞,或在墙角不绝如缕的啼叫,亦或是躲在在屋檐下仓促的徘徊,唯有晒场上两只骨瘦如柴的...
阅读全文
我的梦想 - 何远方 余干文艺

我的梦想 – 何远方

有人的梦想是当一位警察,有人的梦想是当一位老师,有人的梦想是当一名科学家。 而我的梦想是当一个发明家。 假如我是一位发明家,我要发明一种垃圾桶,下面装着轮子,你到哪,他就到哪,你扔了一个垃圾,等到你需...
阅读全文
我所认识的中外清洁工 - 文磊 余干文艺

我所认识的中外清洁工 – 文磊

惶恐的环卫 俗称:一交秋雨一交凉。果然,接连几天的濛松秋雨,给上海市民的“十一”黄金周带来了阵阵秋凉。今朝潇潇雨歇,我连忙起身晨运,沿着小区边的马路慢跑。 社区周遭一片静穆,马路上也人车寥寥。 只有一...
阅读全文